61閱讀

在那遙遠的小山村-難忘那遙遠的小山村

發布時間:2018-05-15 所屬欄目:在那遙遠的小山村歌曲

一 : 難忘那遙遠的小山村

難忘那遙遠的小山村

劉維嘉

每當我聽到《小芳》這首歌的時候,總是禁不住心潮翻滾,思緒萬千,情不自禁地想起在那遙遠的小山村與紅兒的初戀。

每當我進山參加會議的時候,看到美麗的山川,默默的小溪流水,此起彼伏的鳥語蟲鳴和質樸的山區人民,總是觸景生情,感到那樣的親切、熟悉、眷戀。

我不是山里人,卻和山里人有著難以割舍的,至今難忘的,記憶猶新的情絲。

( 文章閱讀網:www.qietgc.live )

我在幼年因患病造成雙腿殘疾,靠架拐行走。中學畢業后到一家縣屬工廠上了班。到了談婚論嫁的時候,眼看著同齡人紛紛結婚生子,我只有羨慕、嘆息。我著急,父母更著急。有熱心人為我介紹對象,往往一見面就涼了,原因不言自明。

在我23歲那年春暖花開的時節,這天,母親從單位給廠里來電話找我,說有事讓我回家一趟,但沒說什么事。我向車間主任請了存休假回到家里。母親告訴我,她的同事梅姨要給我介紹對象,剛剛定下來,姑娘19歲,是密云縣山區一個小山村的,她的父親在縣司法局工作,昨天姑娘和母親已經來了,準備和我見面。那夜,我久久不能入睡,喜悅與憂慮交織,興奮與擔心相伴,不知姑娘能否同意,她會嫌棄我嗎?這次會成功嗎?會不會還像以前那樣一見面就涼了?究竟是什么結果,我猜來猜去心里七上八下的,但心里還是很高興,畢竟又有了一次見面的機會,這次或許能成。

第二天上午,我懷著忐忑不安的復雜心情和母親一起來到市容辦公室見面地點,盡管心里希望能成,但憑以往的見面結果,在心里還是先做好了最壞的準備。我們剛進屋,梅姨就領著一位姑娘進了屋,身后是一對兒中年夫婦,梅姨為我們介紹說:“姑娘叫紅兒,這兩位是她的父母?!比缓?,她又把我們介紹給紅兒一家。趁雙方父母寒暄之際,我仔細端詳著紅兒,只見紅兒身高1.6米左右,雙眼皮下是清澈如水的大眼睛,鼻梁比較高,薄薄的小嘴唇,嘴角兩側是一對兒深深的酒窩,顯得俏麗動人,兩條又黑又長的粗辮子垂在腦后,小巧玲瓏的腳穿著淡粉色襪子和那個年代普遍流行的半高跟布鞋。她苗條的身材,白皙的皮膚,亭亭玉立。紅兒言談舉止落落大方,音容笑貌流露出山區姑娘特有的氣質和青春活力。我一下子被她吸引了,心想,她就是梅姨給我介紹的對象嗎?她是健全人,能同意嗎?雙方認識后,我們簡單聊了一會兒。梅姨把我叫到一邊,問我有什么意見,我說:“我非常滿意,但不知紅兒的意思?!泵芬谈嬖V我說,“別著急,先回家聽信兒,等征求了紅兒和她父母的意見后我再告訴你?!?/p>

我和母親到家不一會兒,忽聽屋外梅姨叫我的名字,我出來一看,只見梅姨、紅兒和她的父母來啦,他們進屋后,我的妹妹和我一樣很高興,忙著沏茶倒水。梅姨告訴我說:“紅兒同意和你處對象,今天她先來認認門兒,馬上要和父母回密云,你們以后多聯系,多了解,爭取早點定下來?!蔽液透改敢艏t兒一家和梅姨吃午飯,梅姨說:“今天沒時間了,汽車在大門口等著呢,你們兩個沒意見,我很高興,等你們會親的時候咱們再一起吃飯吧?!奔t兒臨走時給我留了村里的電話和通信地址。我和父母一直把紅兒他們送到大門外。

我戀戀不舍地目送著紅兒一家乘車遠去。

在紅兒走后的那些日子里,我們經常相互寫信,互訴衷腸,互表愛慕和思念之情。

我多次寫信叫她來,她說要上山幫助母親做農活,等秋天一定來。

每當下班后我一個人在宿舍的時候,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孤獨的我總是不由自主地捧出她送給我的照片,那是一張留長辮子的半身照片,我們四目相對,她是那樣微笑著看著我,含情脈脈,我霎時覺得心情蕩漾,思緒萬千,我期盼著與她早點長相守,情相依,伴百年。

記得那年秋季的一個周末的下午,我正在車間干活,忽然,車間劉主任樂呵呵地來到我面前說:“快去宿舍看看,你對象接你來啦,別等下班啦,家走吧?!蔽业乃奚峋驮谲囬g對面,得到主任批準,我抑制不住興奮的心情來到宿舍,只見紅兒正坐在床前織毛衣,看見我進來,她忙站了起來,幫助我倒上了洗臉水。這工夫,車間的師傅們都進來了,把宿舍擠得滿滿的,大家笑逐顏開,七嘴八舌不???,有的夸她長得漂亮,有的說我有福氣,還有的問我們什么時候辦事,到時給我們攢公葉,吃喜糖,喝喜酒。紅兒喜形于色,滿臉緋紅,大大方方地說:“到時候一定請師傅們喝喜酒?!边@時候,車間主任說:“人家好不容易見次面,咱們就別打攪了,干活去吧”。師傅們走后,等我洗完臉,她對我說:“我給你織了一件毛衣,馬上就要收針了,你先試試合適不?!蔽易诖睬?,她幫助我把毛衣穿上,不大不小正合身。我激動說:“真合身,你怎么知道我穿多大的?我長這么大還沒穿過毛衣呢,你真好?!彼f:“我當然知道啊,一見你就知道你穿多大的?!泵率菞椉t色雞心領的,我深深地感到,這件毛衣最能代表紅兒的心,她把自己的細心、愛慕、思念、秘密都織了進去。不用穿,光看就能讀懂紅兒的心。因為這針針線線把我們倆密密地織在了一起??粗@件充滿幸福的毛衣,我不由自主地拉起她的手,只感覺一股暖流流遍全身,我們緊緊地擁抱在一起,兩對兒滾燙的嘴唇不由自主地緊緊親吻在一起,我如醉如癡地、盡情地感受著這企盼已久的甜蜜和幸福。

一會兒,紅兒問我:“你愛唱歌嗎?”

“當然愛呀,”我回答。

“你都喜歡什么歌?”

“抒情的和愛情的?!?/p>

“那我給你唱‘丁香花說: 我愛你’好嗎?”

“我還沒聽過,你唱吧,我喜歡?!?/p>

接著她小聲唱了起來:

春風輕吹灑細雨,?

路旁的丁香笑微微,

美麗的丁香你笑什么,

? 丁香花說道,我愛你。

? 哎呀呀~,哎呀呀,丁香花說道我愛你。

清晨你走過我身旁,

手托著書本入了迷。

?傍晚我為你送花香,

你捧著圖紙不在意。

? 哎呀呀~,哎呀呀,丁香花說道我愛你。

明月當空星兒稀,

窗外的丁香望著你。

?你深夜伏案猛攻關,

含羞的花朵心中喜。

?哎呀呀~,哎呀呀,丁香花說道我愛你。

等她唱完,我又在她的酒窩上深深地吻了一下說:“真好聽,等回家你幫我抄在歌曲集里好嗎?”

她點了點頭問:“你抄了多少歌啊”?

“快一本兒了?!?/p>

“那我回家幫你抄?!?/p>

我問她:“咱們回家,你騎車能帶得動我嗎?”她微笑著說:“我在家能帶200斤重的麻包呢?!?/p>

出了宿舍,她一抬腿跨上自行車,等我上車坐穩后,她熟練地蹬起車帶著我向家里方向騎去。我們邊走邊聊,她告訴我說:“明天梅姨和咱們一起到我們家會親?!蔽壹拥卣f:“我就盼著這天哪?!薄拔乙彩恰?,她說。

她一邊騎車,一邊又小聲唱起了那首歌。

第二天早晨,梅姨和紅兒的父親來到我家。我、紅兒和父母們一起隨著梅姨一起坐到大門口等候的一輛面包車里,我和紅兒坐在了最后一排。汽車出了通州城,不久就到了京密公路。我們心想著,今天要會親了,內心格外地高興,我和紅兒手拉手緊緊地依偎在一起。

紅兒問我:“你到過山里嗎?”

“沒有”,我回答。

“我們山里可美啦,我家就住在密云水庫不遠,你們吃的水還是我們水庫的呢?!?/p>

說話間,不知何時,汽車已經駛過密云縣城,公路兩旁那身穿綠裝的高山依稀可見,它們不斷飛快地向身后跑去。

汽車載著我們又沿著那蜿蜒起伏的京承公路行駛,一會兒,路旁的山被甩在了身后,前面的山更高了?!按蠹铱?,那就是密云水庫,時間還早,我帶你們到湖邊轉轉”,說話的是紅兒的父親。

過了半小時左右,我們來到了水庫邊,放眼望去,只見水庫氣勢雄偉,水面遼闊,群山環繞;周圍群峰競秀,花紅果香,風光秀麗;許多身著五顏六色盛裝的鳥兒在長滿蒼松翠柏和不知名的花草之間嘰嘰喳喳地飛來飛去,說著不讓人們知道的悄悄話,唱著他們自己的情歌;許多魚兒不時地悄悄探出腦袋,在水面蕩出了一圈圈圓暈,漸漸地飄向遠方,陽光照射在水面上,那山、那樹、那花草,便身著珍珠環佩之服,載歌載舞。我深深地沉浸在這秀美風光中。

忽然,紅兒拉了拉我的手,把我從沉思中拉了回來。她告訴我,在上中學的時候,她曾

經寫過一首歌頌家鄉美的詩。

我問道:“你還喜歡詩?”

“你以為呢,不信我說給你聽”。

接著,她為我說了那首詩:

百里波濤拍岸邊,

濃密松柏倚山巔,

人往密云似到仙,

朝飛霞翠挹山妍,

今日相聚把親會,

哥妹相守到百年。

聽了她的詩,我知道,后面那兩句一定是她現編的,表達了紅兒的心情。此時,我把她的手攥得更緊了。她又對我說:“為了迎接你的到來,我媽專門從水庫買了鯉魚,還有會親專為新姑爺準備的好吃的,等到家你就知道啦?!?/p>

從水庫出來,汽車又回到京承公路上。

我們依然坐在了最后一排,手牽著手,肩依著肩,說著悄悄話。

汽車終于走出了蜿蜒曲折的山路,前邊的路變得比較平坦寬敞了,只見路兩旁的山上零落地坐落著青磚瓦房,再往前,房子越來越多了,有的建在馬路兩側,有的建在半山腰上,放眼四望,群山環抱之中是一個小山村。村口有一所小學校,學校的孩子們有的在操場上玩著籃球,有的在跳繩,不時傳來孩子們歡快的嬉鬧聲。紅兒說:“你看,小學對面就是我家,我媽他們可能等著急啦?!?/p>

說話間,汽車從一個比較寬敞的路口拐了進去,停在了一座高高的青磚瓦房門口,門口有許多鄉親們,我從人群中一眼就認出了紅兒的母親??吹竭@么多人在等我們,我倒顯得靦腆起來。

在鄉親們的簇擁下,我們來到院里進了屋,只見院子干凈整潔,五間大瓦房寬敞明亮,東屋炕上的小桌上擺滿了核桃、榛子、花生、紅棗、水果糖。一群姑娘們圍住我們笑個不停。一個姑娘故意問我:“你是誰呀,是未來的姐夫吧?”她剛說完,引得姑娘們一陣銀鈴般的笑聲。另一位姑娘說:“紅姐是我們村最漂亮的,你要把花摘走,我們可舍不得,紅姐你說呢?”不等紅兒回答,姑娘們又是一陣開心的笑聲。這時,一個十歲左右的男孩從人群中擠進來來到我面前,手里拿著一雙繡花鞋墊,圖案是鴛鴦戲水,男孩把鞋墊塞到我的手里說:“給,這是我姐給你繡的?!薄敖忝脗兛炜窗?,紅姐早就給姐夫準備啦,還沒過門就知道疼人啦”,哈哈哈,又是一陣歡快的笑聲。說笑間,紅兒的母親進來說:“瞧你們這些丫頭,沒大沒小的,趕明兒怎們找婆家,快回家吃飯吧?!惫媚飩冸S著爽朗的笑聲,嘰嘰喳喳地像小鳥一樣飛了出去。

我和紅兒來到西屋,只見屋正中的大圓桌上擺滿了酒菜,有小雞燉山菇、豬肉燉粉條、紅燒鯉魚、涼拌山野菜、炸豆腐、炸杏仁,還有許多菜我叫不上名字。我們入席后,先后向梅姨和雙方的父母敬了酒,緊挨著我坐的紅兒悄悄告訴我說:“一會還有油炸黏高粱大元宵,我們這里會親都講究這個?!辈灰粫?,油炸黏高粱大元宵上來啦,它比人們常吃的麻團要大,餡是紅豆、白糖和桂花拌的,我吃在嘴里,美在心頭,甜在心里。席間,父母們談論著我和紅兒的婚事,紅兒的父母表示,等明年紅兒滿20歲了,就讓紅兒和我去領結婚證。我們聽了父母的談論,心里美滋滋的,憧憬著美好的未來。

酒席過后,不知不覺已經到下午3點多。在我們臨走時,紅兒和她的父母一直把我們送到村口。等我們上車遠去了,我依然能看到紅兒不斷揮動著紅紗巾在戀戀不舍地為我送行。

第二年春節過后,我和紅兒通信聯系要領結婚證,她告訴我,村里已經給開了介紹信,讓我去接她。我從廠里給那個小山村打電話時告訴她,明天我就去接她。

我把喜訊告訴給關心我的師傅們,他們都為我高興。我到廠政辦室開了領取結婚證介紹信。第二天早晨,我早早起床,洗漱完畢,坐公共汽車來到通縣西站,買好了到密云的火車票。在等車的功夫,忽見天空飄起了紛紛揚揚的小雪花。

火車唱著歌兒進站了,我滿懷喜悅的心情登上了火車。車上空座位很多,我找了一個靠窗戶的座位坐下,不由自主地摸了摸放在上衣口袋的介紹信和給她買的手表,心里美滋滋的?;疖囬_了一個多小時,終于到了密云車站。下車后,只見路是白的,山是白的,到處白茫茫的一片,路上結了厚厚的冰,我一步一滑地,小心翼翼地,艱難地向長途汽車站走去,凜冽的寒風卷著雪花不斷落到我的臉上、身上,不一會兒就凍得我雙腿麻木,雙腿有些不聽使喚,好像已經不是自己的了。

到了長途汽車站,我一打聽,車站的工作人員告訴我,由于山里雪大路滑,到山里的長途汽車都停運了。聽了他的話,我心里頓時就涼了半截兒。我十分著急地問他:“什么時候能通車?”“不好說,要等馬路積雪化了?!彼卮?。聽了他的話,我心里更是焦急萬分了。

正在這時,一位中年婦女走過來問我:“你去哪兒?”

“去小山村”,我回答。

“我是北冰洋食品廠的,也要到那個小山村串親戚,咱們同路?!?/p>

“不通車,咱們怎么去?”

“我打聽了,可以從黑山寺坐火車到古北口,到了那里就離村子近多了?!?/p>

我們從密云縣城南頭一直走到北頭,到了溪翁莊,我又踏著厚厚的積雪,深一腳,淺一腳地向黑山寺火車站方向走去。正當我艱難行進時,一個騎自行車的小伙子突然停在我面前,他知道我要去黑山寺后,就用自行車一直把我送到黑山寺火車站。到了黑山寺火車站前,抬頭望去,只見車站建在半山腰上,呈現在我面前的是數不清的臺階,我架著拐,費了很大勁兒,終于戰戰兢兢地,艱難地邁過了這些令人發怵的臺階,來到車站,車站有50平方米左右,門窗的玻璃都已經損壞了。這時候,天早早黑了,黑得伸手不見五指,大片的雪花一個緊挨著一個從天上源源不斷地泄下來,凜冽的寒風吼叫著刮得更兇猛了,凍得我臉發木,手指發疼,渾身不住地打哆嗦。不知是誰找來一些柴草點了起來,我們幾個等車的人圍在火前,總算暖和了一些,這些柴草很快就燒完,寒冷又繼續把我們包圍了。忽然,賣票的窗口打開了,我一打聽才知道,到古北口的火車有3趟,快車在這里不停車,在黑山寺停車的只有一趟慢車,還要等8個多鐘頭。這時候,我感覺又冷又餓,無著無落,真沒想到應該中午就能到小山村,可現在卻困在這里。正在這時,那位中年婦女走過來說,這里條件太差,咱們不如先到懷柔北站,那里條件好一些,一會兒車就來。果然,不大工夫,從隆化開往北京北站的火車進站了,中途只在小水峪站停了一下就來到了懷柔北站。我們在車站買了到古北口的車票后,我的心稍稍踏實了些,這時感到更冷更餓了。我和那位中年婦女到車站旁邊一個小飯館吃了熱湯面,回到車站候車室不久,終于登上了去古北口的車,車廂里擠得滿滿的,過道、洗漱間都是人,我好不容易擠到一個稍微松快點兒的地方,總算有了一個立腳的地方,只見窗外黑乎乎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火車中途停了兩站,又上來許多人,車廂里更擁擠了。過了兩個小時左右,火車終于到了古北口。那時的天仍然很黑,我們在車站一直等到天亮。我們從山上的車站走下來,邊走邊聊,一直走到司馬臺長城,身披皚皚白雪的司馬臺長城以“驚、險、奇”著稱,是我國唯一保留明代原貌的古建筑遺址。我無心欣賞這優美的風光,心里光想著早點兒和紅兒見面,不由地加快了腳步。

這時候,來接中年婦女的人騎著自行車迎了上來。她問我:“你怎么走???”

“我沿著公路走,能碰到合適車就搭車?!?/p>

“等我到了村里,告訴他們來接你吧,那我就先走啦?!?/p>

他們走后,我沿著京承公路往小山村方向艱難走去,好在大雪已經停住了,寒風已經緩和了一些,溫暖的陽光直瀉下來,有些暖意,心想著快要見到紅兒了,走起來也就輕松多了。一路上,我試圖找一些過路車搭車,可始終沒有一輛車停下來。大約走了一個多小時的時候,忽然一輛藍色東風牌三輪摩托停在我身邊,一位中年男子問我去哪里,我說去小山村,他說:“我是古北口供電所的,咱們順路,上車吧,我送你?!蔽疑宪嚭笞诹塑嚩防?,當我看到那個熟悉的路口時,就拍拍車后窗玻璃讓司機師傅停了車,下車后,我要給他錢,他笑笑說:“我們山里人見到需要幫的人,都會幫助的,你要給錢就見外啦?!蔽覀冋f著,只見紅兒推著自行車從村口急匆匆走了過來,到了我跟前,我對紅兒說:“多虧遇到這位師傅,要不到家早著哪?!蔽覀兿蚰俏凰緳C師傅致謝后,請他到家坐坐,喝點水,他說還有任務就開車走了。紅兒告訴我說:“接到你的電話,我一直等著你的到來。我昨天下午還在村口等你,老不見你的人影,都快急死我啦,剛才前院的阿姨告訴我在路上遇到了你,我正要去接你呢?!?/p>

過了幾天,路上的冰陸續開始融化通車了,我和紅兒從她家出來乘坐長途汽車到東直門長途汽車站后,又倒了兩趟車,終于回到了家。

這天,我和紅兒到潞河照相館照了結婚照和婚紗照。剛進照相館,攝影師馬上迎了過來,我一看,認識,她是我同學的妹妹小王。小王問我:“哥,這位姐姐是哪兒的?”“密云的”,我回答?!敖憬汩L得真漂亮,你真有福氣”。她先給我們照了領取結婚證的雙人合影照片,然后又給紅兒化了裝,精心為我們照了婚紗照。

過了些日子,我們一起到照相館取來照片后,帶著介紹信和水果糖,來到通州鎮婚姻登記處領取了結婚證。

紅兒在我家住了半個多月,和我的老妹住在一起,她們姐倆相處得和親姊妹一般,我看了很是高興。那些日子,紅兒天天騎車接送我上下班,還幫助家里洗衣做飯。

我們商量著盡快把婚事辦了,她說:“我要回去和母親商量一下,選一個好日子?!?/p>

“我等你的信兒?!?/p>

“我長這么大,還是第一次在外邊住了這么長時間,想著要和你結婚,我就要遠離家鄉,心里真有點舍不得離開家鄉啊?!?/p>

“我理解你的心情?!?/p>

“我先回家,等辦婚禮時再來?!?/p>

“好,我送你?!?/p>

這天,我一直把她送到火車站?;疖國Q著長笛漸漸開動了,只見她把車窗玻璃搖了起來,探出頭來向我頻頻招手?;疖嚭退黄饾u漸地遠去了……

過了些日子,紅兒來信了,她告訴我,她母親同意我們國慶節舉辦婚禮。

那年8月底,我剛下班,正準備去食堂打飯,忽然看見紅兒騎車接我來了。見到她,我非常高興。

“你來也不告訴我一聲兒?”

“人家要給你一個驚喜啊?!?/p>

“晚飯我都做好了,咱們回家吧?!闭f著,她把我換下來的工作服裝入提兜里,滿心歡喜地帶著我回到家。

我們在一起的時候,一起商量著辦婚禮該準備些什么,一起暢想著幸福和未來。我們還一起上街逛商場,我給她買了婚禮穿的衣服和皮鞋。

一天晚上,父母和妹妹出去串門了。那天,天空格外晴朗,明媚的月亮笑呵呵地把光灑滿了整個院子,數不清的星星不時地探出頭來眨動著美麗的眼睛,蛐蛐的歌聲此起彼伏悅耳動聽,院里的夜來香花把迷人的芳香灌滿了整個院落。我倆相互依偎著坐在院里的絨花樹下暢想著未來。

“紅兒,說心里話,你不嫌棄我嗎?!?/p>

“我要嫌棄你,當初就不來和你見面啦?!?/p>

“我將來老了走不動了怎么辦?!?/p>

“將來誰都會老,真到那一天,我來背你?!?/p>

“你背得動我嗎?”

“不信來試試?!闭f著,她貓下腰,把我背了起來,在院里輕輕松松地轉了好幾個圈。

“我工資不高”,我從她的背上下來說。

“我不圖你有沒有錢,只圖你的人品好,事業心強,是個有責任感的人,和你一起生活,我會幸福的?!?/p>

“你嫁給我不后悔嗎?!?/p>

“你以為呢?!?/p>

“你多住些日子吧,我已經離不開你啦?!?/p>

“過幾天,我先回密云,等舉行結婚儀式時你去接我,再來我就不走啦,照顧你一輩子?!?/p>

那晚,我倆說了許多心里話。

紅兒在回密云的那天早晨,她把為我洗干凈的工作服整整齊齊地疊起來,裝在了書包里,還像往常一樣,騎車把我送到了廠里。到了宿舍,她把衣服依依拿了出來,碼放到了我的衣服箱子里。她要走啦,我心里感到有一種巨大的失落感,對她戀戀不舍,我緊緊拉著她的手不放,又深情地親吻了她。

她深情地說:“我走后沒人接送你啦,你要照顧好自己?!?/p>

“放心吧,我會的,只是盼望我們舉行儀式的那一天?!?/p>

“我就先回村里等著啦?!?/p>

“到時候,我去接你?!?/p>

紅兒臨走時,我一直把她送到廠門口,目送著她騎車遠去,不知不覺,我的視線漸漸模糊了,淚水不斷涌出來。

……

都說有情人終成眷屬,但在現實生活里,卻往往事與愿違。

我們最終沒能牽手在一起,無盡的酸楚與遺憾一直籠罩在心頭,想來已經30多個年頭啦。

初戀的情景讓我至今難以忘懷,時常在夢中回憶起和紅兒在一起的日子,回憶起與山里人相處的美好時光,還有那遙遠的小山村,這已經深深地刻在了我的內心深處。

二〇〇八年秋

二 : 老家那座小山村

老家那座小山村

丁吉槐

這一帶最高的山是崇山。一群平不塌的山崗之中,突兀冒出一座山峰,高高的,尖尖的,孤零零的,就像盤子里獨獨放了一枚尖尖的窩頭。說它鶴立雞群,說它獨樹一幟,說它孤芳自賞,都無不恰當。

當地山民傳說,孫悟空大鬧天宮的時候,二郎神手持寶劍,一劍砍了下去,孫猴子沒砍著,卻砍在一座山上,硬將那座山的山尖砍飛了,山尖飛呀,飛呀,一直飛到這里,就成了今天的崇山,那座沒山尖的山就成了平頂山,在河南。

從南邊的戰備公路上遠遠看去,崇山陽面的山坡上、山頂上都裸露著灰黑色的山石,光禿禿的,沒有生氣。只有山腳下才散落著一片片斑駁的綠色,那就是圍在崇山陽面山腳下的一座座小山村。

轉過山來,到了崇山的背陰處,情況大變,誰見了都會大吃一驚。在這里,泉水潺潺,溪流淙淙,山坡上,山溝里,一片郁郁蔥蔥。滿山滿坡的棗樹,夾雜著一棵棵楊樹、榆樹、楸樹、柿子樹、核桃樹,將這里打造成一片綠色的海洋。( 文章閱讀網:www.qietgc.live )

站高一點兒望去,在這美妙綠色海洋的波濤里,可見一叢叢的濃綠,叢叢濃綠包圍著一面面紅色的磚墻和一個個灰色的平屋頂。屋頂上豎立著圓形的用柳條編制的笆,大大的,高高的,金黃色的玉米棒子尖尖的高出笆頂。

撥開棗林的樹枝,沿著林間小路走進去,你就會看到,蔥翠茂密的枝葉下掩映著的,屋頂上堆滿玉米棒子的那一座座農家小院。這些農家小院,因山勢而建,不拘一格,乍一看很隨意,細看卻很考究。有的小院建在陽面的山坡上,通風、透光。有的小院躲藏在一個背風的山坳里,溫潤、安寧。有的小院坐落在清水河邊,清爽、豁亮。一座座小院,一叢叢樹林,核桃樹,黑棗樹、柿子樹,香椿樹栽滿房前屋后。一條條羊腸小路,爬山越嶺,曲曲彎彎,通往各家各戶,將一座座小院聯結在一起,就似一條條金色的綢絲帶,將一顆顆翡翠珠子串連起來一般。

這就是我老家的那座小山村。

一條清水河穿村而過,在崇山腳下打個旋兒,浩浩蕩蕩向東流去。清水河上有座小石橋,那是連接村東村西的通道。

我家的老屋就坐落在小石橋西邊的清水河邊。

小山村是個移民村。這是縣志上的記載。山民們的傳說卻生動得多:明洪武年間,一位老人帶著兩個兒子,一路乞討從洪洞縣移來。在崇山腳下的山坡上挖了兩眼窯洞住下。后來清水河發大水,淹了窯洞,他們才搬出來選地方修屋建房,才有了如今的小山村。那位老人帶來了栽培棗樹的技術,就帶著兩個兒子在山溝里種植棗樹,起早貪黑,宵衣旰食,苦干巧干,“愚公移山”,栽滿一道山溝,又去栽另一道山溝,道道山溝栽滿棗樹的時候,老人積勞成疾,也已是垂垂暮年。山民們說,小山村的大棗為什么比別的地方的大棗顏色紅亮?那都是老人的生命和血汗浸染而成之故。

后來,老人的兩個兒子繼承父業,分家不分山溝,繼續栽樹不止,終于給后人留下這寶貴的吃不完用不清的巨大財富,小山村的老祖宗,在這青山綠水的深山溝,用巨筆畫下了如今看來也不愧為一道無比亮麗的風景線。

有一年,我和同村的在外工作的丁玉建回村找尋最初移民來到這里的老祖宗遺跡。翻過一道道山溝,穿過一片片棗林,來到一座山坡上。

“你看,那邊山腳下,就是老祖宗住過的窯洞?!庇窠ㄖ钢缟缴礁囊粋€地方,說。

我使勁地看,卻只見青山,不見窯洞。

“我小時候還看到過窯洞的痕跡,這會兒可能什么都看不見了?!?/p>

玉建說完,嘆了口氣。

那天太陽格外明亮,掩藏在肥厚綠葉下顆顆大棗,在微風吹拂下,時不時露出紅艷艷的臉來。

不遠處,一面光禿禿的山崗上,矗立著三個小小矮矮的石碑,我們走過去。

石碑上的字早已模糊不清,費盡氣力才能看清一兩個字。

“這就是老祖宗的石碑。如今我們小山村兩大家族的祖宗——老人和他帶來的兩個兒子?!庇窠ㄕ驹谑罢f。

我走過去,蹲下來,仔細察看石碑上的字。卻只能在其中兩個石碑上看清一個“勝”字和一個“茂”字。

如今的小山村,至今仍然只有丁家一姓。文革中曾下放到這里兩戶異姓人家,后來都又搬走了。留在這里的丁家,分為兩大家族,可能就是丁玉建所說的那老哥倆的后人。

回來的路上,路過我家坐落在清水河邊的老屋。我們倆站住了。老屋早已沒人居住,只拋下東倒西歪的宅院孤零零的蹲在那里,支離破碎的院門,煙熏火燎的老墻,伸在墻外早已枯死的粗大的棗樹枝干,似乎還昭示著這里曾經有過的輝煌。

老家的小山村是塊風水寶地。她養育了小山村的村民,也保護了小山村的村民。日本鬼子掃蕩的時候,那些家伙望著溝深林密的小山村愣是沒敢進去??箲饡r,好多有志青年跟著八路去打鬼子,后來好幾個當了將軍。解放石家莊的時候,這里曾經住過聶榮臻的指揮部。三年困難時期,沒有糧食吃,大紅棗柿子核桃救了山民們的命。

離開小山村的人們,無時無刻不惦念著這塊風水寶地。

有一年,我去北京,見到了三叔。他跟我家同家,未出五服。毛主席在西柏坡的時候,我的當區委書記的父親保薦他去了西柏坡,此后他就跟著中央機關走,最后進了總參。

當我把家鄉的剛摘下來的大紅棗拿給他的時候,他激動地兩手顫抖,跟小孩子一樣,伸手抓起來就往嘴里塞。三嬸忙說,洗洗再吃??伤缫褋G進嘴里大嚼起來。邊嚼邊說:

“好久沒嘗到家鄉的味了?!?/p>

前幾年三叔走了,孩子們遵囑將他埋在祖墳里。他離不開這里,這里留有他的根。

我從小離開小山村,跟隨在外工作的父親輾轉到過許多地方。后來又當了兵,一直在外面混事,很少回村??墒?,每次回去,總忘不了帶一部照相機。我知道,小山村的山民,許多人沒有走出過大山,更沒有進照相館照相的機會。我帶照相機,除了拍一些風景照片和資料照片之外,還能給鄉親們拍些個人的照片,我想,說不定那可能是他一生之中最得意的留影呢。

跟丁玉建回村那年,我拍下許多墓碑,想從碑上的文字中找尋小山村過去的點點滴滴。我同家的哥哥丁萬剛告訴我,原本我們家族有一本家譜,按家譜排序,輪到我們這一輩,名字中間那個字的用字應該是“萬”字,他就叫丁萬剛??墒羌易V在文革中遺失,無法尋覓,“萬”以后排的是什么字,誰也就不知道了。

見我帶照相機回村,山民們覺得有點稀奇,可當我要給他們拍照時,卻流露出那個年齡不該有的拘謹和羞澀。

我的一個哥哥,就是北京我三叔留在小山村的兒子,到過北京,見過世面,照相時很瀟灑。那天,我在大街上見到他時,他正和幾位山民蹲在石碾的碾盤上聊天。我要給他們照相,有幾位嚇得趕緊往后躲。我這位哥哥站起來,不慌不忙把他們幾位招呼過來,站好,我按下了照相機的快門。等照片洗回來,別人都穿得整整齊齊,我的這位哥哥一條褲腿長,一條褲腿短,因為他的另一條褲腿亂七八糟地卷到膝蓋之上。他看了哈哈大笑,他知道,這就是他日常生活中的本來面貌。

我回村還給好多人照過相,他們都把照片格外珍惜的留起來。我還有一部一次成像的照相機,照完后過幾秒鐘就能見到照片,我準備再回村時帶去,用它給大家照相,那可就省了郵寄之繁瑣,等待之焦躁。不過,相機的相紙聽說不好買,廠家早已不再生產,不知在北京或上海能否買到。

我拍了一些小山村風景的照片,資料照片,也給村民們照了一些個人的照片,然而,小山村整體的、系統的印象,卻慢慢地更加深刻地篆刻在我的腦海里。小山村漫山遍野的棗林,悠悠青山,潺潺綠水,會時常在我的腦海里浮現。山民們的善良勤勞,樸實率直,會時常令我激動。離開小山村的人們對小山村的眷戀,會時常讓我感慨。

有時候,我想,老家那座小山村應該是一部史書,雖然沒有那么多驚心動魄的搏殺,也沒有那么多無法解開的歷史謎團,可讀來卻會讓人深思,也會讓人感到一種震撼,那不就是我們中華民族自強不息的一個小小的縮影嗎?老家的那座小山村應該是一部科技教科書,至今青山綠水,棗樹成林,與崇山另一面的景象那么大不相同,不值得深思和研究嗎?老家那座小山村應該是一部小說,一部尚未寫完的小說,而就已經展開來的那些情節,就已經讓人百讀不厭。書中的那些人物形象,是那樣的鮮亮活潑,書中的那些故事細節,是那樣的動人心魄,書中的山民們樸實無華卻充滿哲理的人生,是那樣發人深省。

然而,這么厚重且耐人回味的書,誰來為他們執筆呢?

我想,這恐怕不用發愁,人杰地靈的小山村會有這樣的年輕人出現的。我相信,這一天是會來的,或許在明天,或許在后天。一定會的,我堅信,別著急。(選自丁吉槐博客)

三 : 冷,在山村

冬至準確的宣告

緊扣了,敞開半年的領口

陌生的圖案,冰花爬上窗戶的面孔

吱扭干澀的木門,緊閉

跳動的爐火

臃腫的棉衣,挪動著( 文章閱讀網:www.qietgc.live )

在山村的角落

清晨,挑水的路上

沉沉的水桶

壓不住跳躍的扁擔

不安分的水滴

跌落成珍珠的光芒

通紅的臉頰,嫉妒

被包裹的耳朵

抽出來的白氣,一口又一口

夾雜著含糊不清的聲音

肅殺,是天道在警告

別出門,呆在家,圍著爐火

如果有燒酒,就著羊肉

2015年12月29日

四 : -我那遙遠的村莊

;

;我那遙遠的村莊

;

;文/追夢

初夏的一天,我回到久別的村莊。太陽慢悠悠地就要下山去,晚霞染紅了多半邊天空,整個村莊立即被這霞光的溫暖所包圍。新修的水泥路貫穿東西南北,孤寂地張望遠方的兒女,就連小狗也焦躁不安,不停地叫著,跑動。只有一個個大鐵門一動不動,忠誠地守護著。

一棵經年的老槐樹下,一塊磨得發白的大碾盤上堆放著孩子們的書包。男孩子趴在地上拍打著卡片,女孩子歡快地跳著皮筋,只有那些風燭殘年的老人們坐在碾盤周圍,訴說著遙遠的故事。( 文章閱讀網:www.qietgc.live )

遠處勞作歸來的留守男女,有的挎著草籠、有的扛著鋤頭、有的推著單車,有的趕著牲畜,沿著祖輩踏出的老路一路走來。粗獷爽朗的話聲笑語回蕩在飄滿槐香的空中,響徹了村莊。

近了,近了,孩子們歡快地叫著,幾只黑的、白的狗兒也搖著尾巴奔了過去。

一會兒功夫,大槐樹下熱鬧起來了。你家的麥子長勢好,他家的葡萄穗大而繁……今年的麥子熟的晚,葡萄的作務五月是關鍵……大人們談論著莊稼,孩子們在槐樹下嬉戲,狗兒在人們周圍歡蹦,老人們靜靜地聽著,臉上的核桃紋盛滿了笑意。這個時候,村莊是多么熱鬧,多么地富有生機。

夜幕拉開了,月牙兒爬上了樹梢,月光灑下來,朦朦朧朧;星星也調皮地眨巴著眼睛,若隱若現。大槐樹下一片寂靜,唯有窗戶社出的燈光在夜色中溫暖著村莊。

夜深了,萬籟俱寂。大槐樹依然獨自立在老地方,默默地守候著古老的故事。忽然孩子的哭聲驚醒了夜的夢,斷斷續續的傳出了一聲聲低吟:“寶貝乖,快睡睡,過年了,媽媽爸爸就回來了……

;

;

五 : 越遠越近的小村

風從黃土高原走過,走著走著就把小村遺失在了坡底。

山擋住了小村的視線,日子被低矮的房檐壓低,瘦得象春天的薺薺菜,薄如秋天的老榆樹葉子。所有的房屋都扎進老土,守望著村旁的一片墳地。比土樸素的是炊煙,從幾百年前的火上飄來,不言坎坷,只說濃淡,悲歡離合從沒斷過方言。是吃飯的時候了,有女人站在門口,一聲長調,坡上的男人能聽出自家女人的聲音。飯很簡單,大碗的玉米糝蹲在門口,路人也能討得一碗。

山野里,溝溝坎坎,到處快樂的不止是陽光,稗草、馬齒莧、酸棗、蔓蔓草、蒲公英?!恢?,春風一招呼,都拱破地皮跑出來,不聲不響地走高。從種下了第一粒汗水開始,布谷就按時回來,秕薄的收成快樂地跑進村子,家家就蒸雪雪的饃,搟長長的面,孩子們就一天天長高了。靜靜的村子會突然熱鬧起來,最是嗩吶引回迎親的隊伍。今晚,該美美鬧一場新房,粗野的,熱烈的,祈福的。

卑微最忍得住勞累和饑餓。遭了年景不怕,扛在肩上,和牛一起吃草,一起拉犁,相信身子扛得住太陽曬,相信自己的氣力,相信土地、陽光、雨水、種子、驢。春夏秋冬,雨走了還有雪,雪走了還有人,人走了大哭一場,用嗩吶轟轟烈烈送走?;貋?,爬上寬闊的土炕,轟轟烈烈再生。生女,還嫁給天下的男人;生兒,再娶天下的女人。

習慣了饑餓就習慣了春荒。青黃不接的日子,風提著藍子跟孩子們剜野菜去了。有春荒就有薺薺菜,粉紅色的俏俏話一夜間就曝滿桃樹枝椏。趕花人剛支起帳篷,油菜花就瘋狂得那么野,只有蜜蜂敢去做媒。春荒里,天不荒地不荒,油酥酥的驚蟄雨后,黃的綠的紅的心事兒蠻多。最好看的不是青苗的波浪,不是花骨朵兒東張西望,誰家的新媳婦,提籃兒種豆?

又一個雪天,小村又豐滿起來。老棗樹裸著身子,風帶著全部積蓄沿古道紛紛上路。捉住紛紛揚揚的雪花??!有雪就有小妹的紅襖,就有雪白的蒸饃,就有姑娘躲在閨房里繡鴛鴦,惹得窗花上的紅喜鵲撲棱棱想飛。有雪,遠方讀書的兒子就綠成田里的麥苗苗。雪天里下不了地,下不了地就聽秦腔,聽著聽著就在熱炕上美美地睡一覺,一覺醒來就圍著火爐喝一碗老酒,一碗老酒就醉到半夜。雪天里閑不住,就堆雪人。雪人東張西望,看雪檐下紅紅的辣椒,看鞭炮聲從油糕鍋里濺出,看鎖吶吹動迎親的隊伍,看社火在龍頭上舞動,看牛皮鼓擂開冰凍的河??粗粗?,雪花就變成一片桃花。( 文章閱讀網:www.qietgc.live )

只要春風輕輕招呼一聲,原野就綠了。脫了棉褲淌露水,二月剜菜,三月打秋,苜?;ㄉ献阶±_紛的五月,紅棗從頭頂落進八月。有讀書聲從綠蔭瓦舍飛出,撲楞楞落進原野,瘋狂成一個個谷堆。此時,枝頭上的鳥鳴,就落滿繡著石榴的紅肚兜兒里,一蹦一蹦,撒落滿地。那個把轆轤搖得吱吱響的女子,水靈靈的眼睛藏在樹后,是否還繡著荷包,是否還藏著難守難舍的嫁衣?

最愛的花是苜?;?。慚愧的是,那年青黃不接,我偷了生產隊的苜蓿,從此與賊的影子結了一世的緣。其實,我不愿去偷。娘哄我說,小孩子是摘苜蓿,不叫偷,不會把小孩咋樣的。果然,直到我把的鮮嫩的月光裝滿籃子,看苜蓿的楊大伯才遠遠地輕輕咳嗽了一聲。多年以后回來,苜蓿地變成了葡萄園。眼前的女子美麗,我不認識,但她說認識我,摘一串葡萄讓我嘗,我好羞愧——我怕她知道,那傷感的月夜,那輕輕的咳嗽聲。

四季開的花是窗花,小村是窗花貼成的。娘剪窗花的時候,陽光就從葡萄架上走下來,圍著指指點點。剪一只紅喜鵲,“喳喳”的叫聲就濺落到漂著菜葉的碗里,就會銜走誰家孩子落地的啼聲;剪幾片油菜花,桃花梨花路邊的野花跟著就開了;剪一把麥穗,麥穗就嫁給了國徽。剩下的紙片兒舍不得扔,剪幾棵薺薺菜,春荒就慚愧地走了。窗花的紅映著日子如水。還記得,榆錢兒是春天里剪的,樹梢上的月亮是油燈下剪的。

父親不識字,卻懂得節氣農諺,說那里面墑情飽雨水好,保種保收誤不得。春夏秋冬,節氣從父親的指尖上次序走過?!肮扔昵昂?,點瓜種豆”,父親手指一扳,種子就按時走進地里;再一扳,新麥就上了場;再一扳,白了棉花,黃了玉米,紅了棗兒;扳著扳著就下雪了,河開了。父親相信“頭伏蘿卜末伏芥”,后來總于相信,冬天也能下種,也能吃上新鮮的豆角青菜。遺憾的是,臨走前都沒弄明白,小寒下了一場雨,春分來了一場雪。

雨后的小村寧靜。葦塘里的蛙鳴平仄清脆,蠶豆花潔白的悄悄話,酩酊了潮濕的鄉音,在游子腳下,怕也扎下了根。此刻,與小村交談的最好方式,莫過于赤腳。一個個腳印,蓋下刻有我乳名的印章,泥土的芳香就從趾間冒出,我想起母親溫暖的胸脯了。

有多少腳印,就有多少的印章,不管走哪里,我都能找到小村。

本文標題:在那遙遠的小山村-難忘那遙遠的小山村
本文地址: http://www.qietgc.live/1207469.html

61閱讀| 精彩專題|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蘇ICP備13036349號-1

360排列五走势图